现在是2021.01.20 07:56

在一家早餐店里悠哉悠哉的给手机充电。
一个小时前,06:37分Z304火车正点到达郑州火车站,天还是灰蒙蒙的,回头跟着人流前往出口,从地铁A口进入郑州地铁一号线;支付宝扫码领取进站资格,支付宝刷码进站(莫名感觉郑州亲近支付宝)。到达铁炉站的时候天已经微亮,但还是有些雾蒙蒙的;看了眼手机,零下四度,跟着导航走在有些碎冰的路上,竖了竖衣服领子,迎面来的一辆白色面包车飞快驶过,在我走着都感觉有些滑的路上,下意识的侧了侧身。

时间还在,先找一家店铺吃早餐,郑州校区除了第一次报名考试的时候这次上是第二次来。就我所在的开封校区来讲,周边很是荒芜,早餐车都见不着。郑州校区我以为就有很多电来着,但是我两年前来的时候在修的地方还现在还在修,有尘土的感觉。习惯性拿手机搜一下早餐,1.4km,,,,我不信,就这样走着,然后有人手里提着早餐,果然,我就知道附近就有的,径直到郑州校区东门,这里是我11点需要集合的地方,我觉得这里是大门,虽然我上次走的是偏门,但我就是这么觉得。

顺着人的方向,我早到了这家位于铁炉工业园区门口的早餐铺子,我要了两个肉包和一碗胡辣汤,好久没喝过胡辣汤了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可不得尝尝。“多少钱”“五块”“扫这个码可以吗?你看下”
上海也没待多久,但还是习惯了吃饭先付钱。
刚进来就听见有人说搬个板凳坐着,我扭头看过去,是一个老父亲在跟孩子说话,我心想,果然是到家了,板凳这个词最近很少听了,至多说个凳子。
桌子边上有个风扇,冬天把插头拔了,我就顺势插了充电器,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手机原装充电器,和一个上周事业一部送的三合一充电器,肯定用的三合一,给手机和充电宝一起充电。
写到这里已经说是08:15了,铺子里人已经少了。

其实这篇文章是要写火车上的经过的,殊不知简单描述一下郑州也是“滔滔不绝”

19日21左右刚上火车,6车厢7上,是个硬卧。我刚进去把包放下,坐在下铺的床上,看门口人们经过,在想,7、8号第二个人是谁,不一会真来了一个,是个女孩,还打着电话,我连忙站起来让位置。我站在走廊里,贴走走廊才不至于妨碍别人路过,等她放好我就又走了进去,在走廊里总归是不方便的。随后又来了一个女孩,我也是连忙让位置让她先放行李,这个时候已经快发车了,走廊已经不怎么走人了,我就顺势坐在走廊里。第二个女孩走出来,坐在我的另一边,她低头看了看桌子底下,说是桌子其实更像个托盘。我反应一下把二郎腿放下,她又扭头看看她后面的座位,然后走进去铺位里看看,出来看着我问“哥哥,这里有充电器吗”“应该没有吧”其实我之前有查过的。值得一提的是她声音挺好听的,尤其是那声哥哥,哈哈哈。
她看了一圈没有找到就又坐下。就在我对面,我打量她一下,个子挺高,一个长款棉服,底下一个小裙子,应该是百褶裙的那种,然后还有个应该叫光腿神器的东西。戴着一个圆框眼镜,因为都带着口罩,只能看到眼睛,但还是给我一个挺漂亮的感觉。而且看的出来是个学生,这次是要回家,发车的时候列车员问入疆的过来登记,她带着耳机没有听明白,还问我什么意思,遂解答与她。
后来列车员挨个来问要到哪里,有些地区是要有核算检测的,我就有核酸还有抗体,肯定是阴性喽。问到她的时候她说“张掖”,这俩字是结合后面补齐的,毕竟我之前不晓得她说的是啥,我是到郑州,我俩都没有要核酸报告。

列车员又来看的时候发现她的行李箱在桌子底下,说不要挨着暖气片放,放到行李架上可以让小伙子帮忙(这个桌子是真桌子,7、8号中间是有桌子的)我说我帮你放上去吧,她问我到哪。“郑州”“我到张掖,你先下车,我就放到下面吧。遂她自己动手放到床位下面。

然后又出来坐着,快到十点的时候列车员说要熄灯了,抓紧上床休息。第二遍的时候她准备上了,她是上铺,我看着都不好上去,她又是短裙,我就站到过道一边去了。她还没上去就又过来一个人,他来问哪个是八号,我俩与他解答,她当时刚上到中铺就在那坐着,然后我说你先来这边吧,让她先上去,我给你看看。她还从里面伸出头来看看我们,我可是正人君子。然后发现那个大哥是A1车厢,我说这里是6车厢,然后问了下过路的列车员,告诉他要一直往前走。等了一会儿觉得她应该是上去了,我就又坐了回去。她确实上去了,过了一会儿我抬头看,发现她弯腰在床上,虽然是光头神器,但也不能盯着看不是。

等到熄灯之后我上了个洗手间,还专门闻一下脚臭不臭,其实我来之前专门回家换鞋来着,我脚臭,之前那双鞋还臭脚。

我上去还是很轻松的,发现她已经不到口罩了,脸两边还是有点肉的。

大概到十二点多的时候,我看完微博推荐的一个知乎的“富二代爱情”故事,为此我还开了一个会员,我不禁想起我经常说的知识付费时代,我还是做到了的,哈哈哈。

我都睡的有感觉了,突然又来两个人,哦,忘记说了,中间还来了一个带着女儿的妇女,7下,第一个女孩是8下,第二个我暂称她为张掖女孩好了,是在8上,我7上,来的两个也都是女孩,一个女孩放完另一个问还有位置吗?没了,原本她还说就先放在外面呢,我都打算帮她了。她出去了一下又回来还是想放上行李架,很高的,另一个女孩说你放不上去的,太沉了,另一个达到有没有男生,好吧,我还是起身帮忙了,然后她递一下我帮她提上去放了下来,新来的分别是7中、8中

至此,7、8号全部住满,除我外全是女孩,暂且都称呼为女孩好了。

之后我就睡早了,枕着被子我就盖了一个自己的衣服,火车上还是挺暖和的。

四点钟的时候列车员叫7下的母女两人,说是快到商丘了,可以收拾于一下行李了。

我也醒了,然后就没在睡着,中途还看了下张掖女孩,嗯,睡的很不老实。

然后7下来了个人,没看清,不过只看脚也觉得是个男孩,好了,我可以安心下车了。

我六点办下车,就搜索了一下本次列车,Z304,上海—伊宁,全程49小时8分,牛,这么就会有多难受,嗯,有一想,也挺好。
看到了张掖女孩的张掖,明天凌晨一点多到站,好家伙。真远啊,张掖古称甘州,也是甘肃的甘字由来。这里还有著名的丹霞地貌,有机会可以去瞅瞅。

6点半下车,现在还在早点铺子里,08:57,新的一天也才刚刚开始嘛,告辞了,张掖女孩,好梦。

以上使用iOS应用马克文档编辑,未使用markdown样式,发布于2021.01.20 23:16
至于郑州到上海,也就坐不尽的地铁和一个多小时的飞机,也没什么说的了。